蘇世民:我的經驗與教訓,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20-04-27 19:02  閱讀 53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蘇世民:我的經驗與教訓,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蘇世民:我的經驗與教訓,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蘇世民:我的經驗與教訓,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書籍下載方式:

1.鏈接:https://pan.baidu.com/s/1AZG9KaUZ5C-8H52k1RgjZg
提取碼:ab63
2.若鏈接丟失,可在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對話框直接回復書名即可獲得。

我的經驗與教訓
到1994年,拉里·芬克已為黑石金融管理公司募資打造了兩只大型基金,管理著約2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資產。但美聯儲的加息幅度超過了預期,隨著短期利率的走高,長期利率也大幅上漲,許多債券投資者都措手不及。債券價格急轉直下,市場后來把這一事件稱為“債券大屠殺”。拉里手下基金的價值也被拉低了。
拉里想出售這項業務。其中一只基金即將到期,他擔心由于業績下滑,投資者要收回投資。我據理力爭:的確,我們和其他市場參與者都在經歷艱難時期,但拉里及其團隊是這個業務領域內最優秀的,我還想繼續發展。即使業績有所下降、投資人贖回資金,我也確信債券這一資產類別最終會復蘇。我告訴拉里要再等待一段時間。一旦時機成熟,我認為出售資產或業務是沒問題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如果我們堅持下去,這項業務將會規模巨大。
但我無法說服他?!盀槭裁次覍δ愕男判谋饶阕约焊??”我問他。他告訴我,這筆業務占他凈資產的100%,但僅占我凈資產的10%,因此我們對風險的偏好不同。我們就這筆業務來回溝通了好幾個月。
我們的另一個分歧是業務的權益問題。根據我們最初的協議,黑石擁有黑石金融管理公司一半的股權,拉里和他的團隊持有另一半。我們同意將各自的股份減少到40%,拿出20%作為股票分配給員工。如果在此之后還有任何進一步的股權稀釋,則從拉里所持的40%里出。協議就是這么規定的。但沒過多久,他們就要求我們放棄更多股權,我拒絕了。拉里和他的團隊非常憤怒,說所有的工作都是他們干的。而我認為,一旦簽約,就要按協議執行。但現在回想起來,我應該把協議放在一邊,滿足拉里的要求。
黑石、拉里及其團隊最終把黑石金融管理公司的股權出售給匹茲堡的一家中型銀行PNC。其中唯一值得回憶的是重新命名這家公司的過程。一旦PNC持有公司,公司的名字里就不能再出現“黑石”的字樣。拉里希望新名字也能反映這家公司跟黑石曾經的聯系,他建議使用“黑礫”(Black Pebble)或“黑巖”(BlackRock)。我覺得黑礫聽起來不夠大氣。于是我們選擇了黑巖[1]。
出售這項業務是一個大錯特錯的決定,責任在我。拉里陷入困境的基金從1994年的最低點恢復,而PNC在這次投資中大賺一筆。我一直想象著拉里可以成功打造一個大規模業務,他也的確成了全球最大的傳統資產管理者?,F在我也經常見到他,他過得非常開心。黑石和黑巖的分道揚鑣令人唏噓。兩家公司都在曼哈頓中城,相距一臂之遙,是由同一個辦公室的幾個人創立的。我時常想象,如果兩家公司當初沒有分開,現在會發展成什么樣呢?
如果今天再讓我面對1994年的情景,我會想其他辦法,不會把黑石金融管理公司賣掉。拉里是個11分人才,他的業務正是我們想要在黑石建立的業務——不僅有機會產生巨大的利潤,還能產生一種知識資本,為公司的所有業務提供信息,增強我們在其他領域的業務能力。此外,拉里的技能是對我本人技能的補充,他是一位非同凡響的人才和管理者。我專注于非流動性資產,而他擅長流動證券投資。我們本可以在同一個企業里展開這兩個業務。
但作為一個缺乏經驗的首席執行官,我犯下了錯誤,任由我們之間的差異不斷擴大。我堅持不能稀釋黑石持有的股權,因為我認為尊重原始協議的條款是道德原則。其實,我應該認識到,當情況發生變化、業務表現極好時,調整有時也是必要的。
————
當第一次想到增加黑石的業務線時,我們的宗旨就是要有選擇性地進入新領域。新業務不僅本身要表現出色,還能讓整個公司獲得更多信息、知識和技能。我們相信,我們從不同的業務領域學到的東西越多,公司的發展就會越好。這是哈佛商學院傳授的一個理念:在商界,一切都是相互聯系的。與競爭對手相比,我們尋求機會、分析市場的角度和方法會有所不同。我們的視角會更加多樣、分析會更為深入。我們公司的信息來源越多,我們知道的就越多。知道的越多,我們就越聰明,想要與我們合作的人就越多。
1998年,我們在歐洲開展了首筆大型交易,收購了英國的薩伏伊集團。薩伏伊集團持有倫敦四大歷史悠久的高級酒店:薩伏伊酒店、克拉里奇酒店、伯克利酒店和凱萊德酒店。當時我們還沒有在倫敦開設固定的辦事處,交易談判也很艱難,因為業主多年來一直在反對出售。于是我乘飛機去倫敦簽字。之后,我去了位于梅菲爾區的克拉里奇酒店。我找了一個沙發,坐下后整個身體深深地陷了進去,膝蓋幾乎跟耳朵同高。這個酒店亟須徹底整修。
可是,黑石有什么資格改造酒店呢?英國媒體把我們稱為“野蠻人”,是一群要毀掉這些國寶的無知的美國人。我知道,克拉里奇酒店重新裝修的效果將決定英國對黑石的評價。這個酒店是倫敦最大、最傳統的酒店之一,也是女王的最愛。如果我們做得漂亮,將來在英國開展業務就會更容易,效果會比任何廣告都好。我覺得這項工作很重要,于是親自承擔了酒店修復和重新裝修的監督任務。我喜歡參與美好事物的創造。
我認為,要讓英國人滿意,最好的辦法就是聘請一位英國裝飾師來翻新酒店。我打電話給馬克·伯利,他在倫敦創建了一系列風格時尚、頗受歡迎的俱樂部和餐廳,包括安娜貝爾餐廳和亨利酒吧等。我建議他在克拉里奇酒店開一個俱樂部。他警告我不要跟他合作:“因為我特別不講道理?!彼嬖V我,他在倫敦裝修亨利酒吧時,供應商把主餐廳燭臺搞錯了,送來的燭臺與預定的不符。這個項目已經延期了幾個月,他的家人和商業伙伴都在努力推進,希望早日完工。他們勸他暫時將就,不要為了幾個燭臺再推遲開業時間。但伯利不愿意讓步。他要等到一切完美再開業?!拔覀冑r了很多錢?!彼嬖V我,“但我不在乎錢,我關心的是完美。這會影響我看待事物的方式?!彼麨榱俗非笞吭?,放棄了輕松無壓力的生活,我表示完全能理解他的選擇。
后來,我請來5位頂級英國裝飾師,又組織了幾位品味出眾的上層社會女性組成專家組,讓裝飾師給專家組做演示。我花了9個月的時間,才把裝飾師和專家組聚到一起。在一天的演示結束時,我請專家組進行投票。其中一位女士舉起手來問道:“我必須投給其中的一個人嗎?”她們最終達成了一致意見:一個都不喜歡。
第二天,專家組的一個成員、我的朋友多麗特·穆薩伊芙給我打來電話。她覺得我需要的人根本不是英國人,于是她向我推薦了一位住在紐約的法國人。我心想,這樣的人并不是裝修英式風格倫敦酒店的理想人員,但我已經無計可施了。
幾天后,蒂里·德蓬來到我的辦公室,他打扮得一絲不茍,全身散發著迷人的法式氣息。他送了我兩本關于他設計作品的書,并說:“我不參加面試。如果你想聘用我,請直接聘用我。此外,我不做商業工作,因此對我來說,這個項目是不合適的?!?br />我自然感覺很好奇。這種談判必將不同尋常,所以我開始發送探測器,看看能不能穿透蒂里強大的表面。我問:“既然你不做商業工作,那你都做些什么呢?”
“我做大房子。我剛完成的一個大房子的圖書館比克拉里奇酒店的大廳還大?!彼謴娬{說,“我工作的時候沒有預算?!?br />“聽起來很有意思?!?br />“本來就很有意思?!?br />“出于好奇地問一下,你有沒有做過任何商業工程?”
“是的,我給朋友拉爾夫·勞倫做過?!崩瓲柗蛟谥匦略O計自己在新邦德街的門店,他請蒂里復刻凱萊德酒店的樓梯間?!拔腋嬖V拉爾夫,我不能復刻凱萊德樓梯間的樣子,但能復刻樓梯間的精髓?!庇谑?,蒂里一直在紐約和倫敦之間飛來飛去,打造復刻了精髓的樓梯間。他告訴我,他曾因不同的活動和原因在克拉里奇酒店住過17次。他認為,這是一個“混亂的酒店”,其中一些房間是格魯吉亞風格,一些是維多利亞風格,酒店缺乏整體感。他已經在頭腦中重新設計了整個酒店,他說:“我就是這種思維模式。我住在哪里,就會想如何把這個地方裝修得更好?!?br />跟不認識的人聊天,無論聊什么,都應當始終保持耐心,持續提問,直到找到一個共同點。蒂里不僅經常在克拉里奇酒店住,還思考過如何設計酒店,這一點告訴我,他最初對商業工作的保留意見是真實的,但可能并不完全符合現在的情況??死锲婢频甑难b修可能會招致懷有敵意的輿論意見,而蒂里有信心把酒店改造好?,F在,我要做的就是把他說服。
“我知道你不做商業工作,但我感覺這根本算不上一個工作,”我說,“你已經在腦海中重新設計了這個酒店?!备匾氖?,對任何裝飾師而言,這個酒店都會是最好的廣告。我認識很多設計師和裝飾師,但從未聽說過他,這一個項目就能增加他的知名度?!懊總€來倫敦的富人都會知道是你裝修了克拉里奇酒店,如果他們喜歡,就會聘用你的?!?br />“我會考慮下,然后打電話給你?!?br />兩周后,他回到我的辦公室?!拔铱紤]了你的意見,我覺得做這個項目很容易,也能做好?!蔽覇査袥]有什么設計思路或草案給我看?!拔业墓ぷ鞣绞讲皇沁@樣的,規則是:我會跟你討論顏色和概念,向你展示我的想法。你可以對我的想法表示喜歡或不喜歡。我會和你一起工作,你可以否決我的任何想法,被否之后,我會再提出一個解決方案?!?br />到了這一步,我決定把壞消息告訴他??紤]到我們收購酒店最終支付的費用,公司已經沒什么錢聘用一名昂貴的裝飾師了?,F金對我們很重要,因為我們正努力從這筆交易中獲利,但錢對他來說不那么重要。對他來說,這家酒店本身就是一個很棒的廣告。他也不虧,我們也不虧,完美的結果。
“你跟每個人都這樣說話嗎?”他問道。
“我只是實話實說?!?br />“我唯一的回答應該是‘不好’,但我現在要說‘好’?!?br />蒂里的工作極為出色。裝修完成后不久,我就收到住在倫敦的流亡的希臘國王寄來的一封信。在我們收購了克拉里奇酒店后,他曾給一家英國報紙寫信,稱我們這些粗魯的美國人會摧毀他最喜歡的酒店。而在看到了黑石及法國裝飾師的工作成果后,他很友好地寫信給我,表示自己之前是錯的。
————
倫敦酒店交易的成功是黑石決定在英國開設首個海外辦事處的原因之一。在20世紀90年代末,諸多競爭對手開始開設國際辦事處。進行全球擴張的理由有很多,其中最迫切的理由就是可以獲得更多投資機會。我們可以募集新的資金,找到回報投資人的新方法。如果美國再次陷入衰退,我們就可以把重點轉向歐洲等發達市場,或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等發展中市場。但是,雖然之前在其他國家也開展了一些交易,如收購薩伏伊集團,但公司并沒有加速進行海外擴張,原因有二。
首先,我們最重要的投資規則是:不要賠錢。我們在美國發展很順利,有很多交易機會。我們了解風險,也知道如何把風險最小化。而在新的市場中,我們必須從頭開始學習。
其次,自從埃德科姆事件后,公司設立了嚴格的投資流程,而海外擴張可能會影響這一流程。流程成功的關鍵在于同一批人身處同一個房間,長期共同審查幾十個交易,解讀彼此對交易的信心水平。在得出結論之前,我需要相關人員親自向我介紹這筆交易。我可以從他人的音調中聽出細微差別,通過他們的肢體語言進行判斷,這些信息跟他們匯報的內容本身一樣重要。如果我們與分布在全球各地的辦公室只是通過電話交流,那么我想我們很難保持公司投資流程所需的嚴謹性。視頻會議技術的發展改變了我的想法。2001年,你可以實時與千里之外的人進行互動。那一年,我們在倫敦開設了辦事處。
如果私募要在海外設立前哨,英國明顯是首選。這是歐盟交易最活躍的國家,我們也做過一些交易(如收購薩伏伊集團),只是沒有把團隊搬過去。對美國公司來說進入英國市場相對容易,因為英國的語言、法律制度和整體營商環境與美國相似。但是,我覺得黑石需要在英國獨樹一幟。我們觀察了一些在英國做交易的美國人,他們穿著定制西裝和鞋子,偽裝成英國人。我們也看到一些在英國做生意的歐洲人,他們對英國人心懷敵意——英國和歐洲大陸之間的不和已有數百年的歷史。我們認為,我們的優勢是毫無掩飾的美國、毫無掩飾的黑石,我們要在沒有任何文化包袱的情況下,為市場提供獲得美國資金的途徑,提供美國的商業知識。我們就是一群貨真價實的美國人,在英國做生意。
大多數創辦新企業的公司都會選擇一位沉穩并且有著資深管理經驗的人士擔任負責人。是發展更重要,還是保持我們的文化更重要?兩者相比,我們認為派遣一個能體現黑石文化的人更為重要。所以,我們選擇了一位我們可以絕對信任并渴望在黑石集團內部建立自己企業的人。
戴維·布利澤1991年從沃頓商學院畢業,畢業后直接加入黑石,是我們招聘的首批應屆畢業生。我在深究交易細節時,會突然給初級分析師打電話,他就曾是其中之一。他喜歡可口可樂、漢堡包和紐約洋基隊,從不穿定制西裝,是個由內到外地地道道的美國人。他性格開朗,善于交際,為人聰明,富有企業家精神。
唯一的問題是戴維自己不想去。他和妻子艾莉森還沒有孩子,他們擔心英國醫院的醫療條件不好。所以我和克里斯汀請他們去中央公園南街的一家法國餐館吃飯。我向戴維和艾莉森承諾,如果他們需要任何醫療護理,公司會支付往返美國的機票,如果艾莉森懷孕了,那么他們兩個人可以在預產期前一個月回來。對當時的公司來說,這種安排的成本很高。但我希望戴維能去英國。我向他們保證,我認識的每個搬到倫敦的人都愛上了那里。他們最終去了倫敦。
戴維選擇讓喬·巴拉塔成為他的助理經理。喬曾在摩根士丹利工作過,也是二十多歲就來到了黑石。喬熱衷創業,癡迷于商業世界,而不僅僅是金融。他工作努力,曾經在一些待人接物最不地道的合伙人手下度過一段艱難的時期。但他挺了過來,為自己打造了極佳的聲譽。像戴維一樣,他能直觀地理解黑石的投資流程和企業文化。
他們帶著資金抵達倫敦。我們當時還沒有辦公室,轉租了一小塊KKR集團的辦公區。借助黑石在私募股權和房地產方面非同一般的專業知識,他們開展交易,收購了酒吧、酒店和主題公園,并擴展到歐洲其他地區。他們富有創造力,積極進取,完成了黑石歷史上一些最為成功的交易,建立了公司第一個全球前哨基地,并完整地保留了公司的核心文化和紀律。后來,戴維和艾莉森在倫敦一共養育了5個孩子。
與此同時,在紐約,我們也在不斷擴張。湯姆·希爾是我在陸軍預備隊就認識的伙伴,我們兩個也曾在雷曼兄弟共事。我請他打造了一個新的對沖基金業務——黑石另類資產管理公司(BAAM)。當時,黑石在另類資產管理領域剛剛起步,湯姆接管了這一業務,并將其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全權委托投資者。他最開始管理的資產不足10億美元,到2018年他退休的時候,資產管理規模已經超過了750億美元。
————
戴維和喬抵達倫敦不到一年的時間,黑石租用的辦公室已經不夠用了。當進入新市場時,公司做出的每個選擇都是一種信號,包括聘用的人員、租用的辦公室。這些都是公司品牌的重要組成部分。我下定決心讓新的歐洲總部充分體現黑石的價值觀:追求卓越、誠實守信、關懷所有與我們有關的人——我們的員工和投資人。
當我們聘請的房地產經紀人打電話給我時,我正在法國度假。他說他在倫敦找了5個地方,想請我看一下。我穿著牛仔褲和馬球衫乘飛機到達倫敦。這5套辦公室光線都不好,衛生都很差,天花板都太低,窗戶也都很小。我告訴房地產經紀人,這些地方非常不好,而他告訴我,這些是除倫敦金融城以外最好的辦公地點了?,F在我親眼見到了這個經紀人:油光的頭發梳到腦后,穿著緊身藍底細白條紋西裝,翼尖鞋上補了鞋掌,走起路來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當我們駕車經過倫敦市中心的梅菲爾區時,我注意到伯克利廣場有一個被圍起來的建筑工地。這個位置很不錯。
“那個地方怎么樣?”我問房地產經紀人。
“租不了?!彼f。這里現在還處在打地基的階段,但房地產經紀人聲稱業主在建筑完工前拒絕簽署任何租約。我堅持要看一看。
我讓車停下來,我們走到建筑工地辦公室,找到了現場經理。我表示他的建筑項目看起來非常棒。他說他們為此感到自豪。我問業主是一家保險公司,還是幾個聰明的企業家?經理說是保險公司。
當時,倫敦房地產的價值似乎正在下降。租金降至每平方英尺60英鎊。我猜測業主最初的租金期待值是每平方英尺70英鎊。如果市場繼續下跌,那么這座建筑很快會成為一個虧損的項目。我要求現場經理打電話給業主,告訴他們我會以每平方英尺80英鎊的價格至少租用一半的空間。如果我租下半棟大樓,每平方英尺支付80英鎊,而又沒有發生重大意外,業主還能以每平方英尺60英鎊的價格租出去另一半空間,這樣還是可以達到他們每平方英尺70英鎊的預期。
“我知道我的穿著不像一個真正的商人?!蔽腋嬖V現場經理,“但我告訴你我會付80英鎊,我一個人就能拍板,不用向任何人匯報,我們會付錢,所以請讓業主知道。如果業主希望我們租一半以上,我們就租一半以上?!?br />當我們離開的時候,房地產經紀人開始批評我剛才的做法。他說,之前就告訴我業主不準備簽署租約,我浪費了他的時間,更是毀掉了我們在這個樓里租用辦公室的機會。幸運的是,他這兩點都說錯了。業主第二天回電話說他們接受我的報價。我們可以租用一半的空間?,F在,黑石租用了除一樓以外的全部樓層。
如果辦公室不完美,我是不會罷休的。擁有美麗的辦公空間,吸引最優秀的人才,讓客戶對我們的能力更有信心,這些回報要遠遠超過支付額外費用來完成交易的成本。要想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弄清楚能提供給你這個東西的人想要什么。我消除了業主對租金下降的擔憂,于是得到了我想要的辦公空間。
剛開始,我們把裝修交給了公司內部的設施部門。他們聘請了一家設計公司,來紐約為我們做展示。這家公司建議我們在大堂放一塊巨大的天然木材。我覺得這樣看起來像添柏嵐的一個分公司。
“我們不是一家鞋店,”我告訴他們,“這設計太爛了?!?br />“您不喜歡哪里?”他們問道。
“我哪里都不喜歡?!?br />“我們可以改善?!?br />“不行,你做不到。一旦你想出了這個設計,你就沒辦法再改善了,因為設計理念本身就是錯誤的。我也不想讓你試著改善了。你也許可以稍加改善,但我認為我們的合作還是到此為止吧?!?br />倫敦辦公室最大的特色就是空間充裕、窗戶寬敞。我請來在紐約認識的設計師斯蒂芬·米勒·西格爾,他提供了一套漂亮的設計方案,我們在世界各地的辦公室至今都還在用:一條不銹鋼薄帶穿過胡桃木鑲板。倫敦和紐約辦公室之間唯一的區別就是燈光,所以我們選用略有不同的地毯,根據光線調節,以達到看起來相同的效果。金融公司之前沒有這么漂亮的裝飾。當時這一設計可謂新穎獨特。
在雷曼兄弟的時候,我意識到我在辦公室待的時間比在家里多,所以我想要一個美麗的辦公環境,這會讓我心情更為愉悅。我希望黑石的每個人都能擁有這樣的辦公空間:溫暖、優雅、簡約、平衡,自然光線從巨大的窗戶傾瀉而入。當人們來到黑石辦公室工作或參加會議時,我希望他們能像我一樣被這種體驗所震撼。
————
2004年的一個晚上,我在法國東部旅行。我的司機不會說英語,我也因歐洲旅行而疲憊不堪。手機響了,是一個獵頭打過來的。她問我是否有興趣成為華盛頓特區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的主席。
這個電話讓我很驚訝,當時我甚至不知道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是做什么的。她說這是位于華盛頓特區的“林肯中心”,主席的職務是兼職。我告訴她,雖然我很喜歡表演藝術,但我有一份全職工作,也就是經營黑石。但她堅持要給我提供一些相關資料。
幾天后,曾經擔任羅納德·里根總統辦公廳主任的肯·杜伯斯坦給我打來電話。他告訴我,在華盛頓,為紀念約翰·肯尼迪總統而命名的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是絕佳的社交場所。其董事會中有內閣成員,每次總統來中心參加活動,我也能見到他。該中心是兩黨聯立的,所以不允許游說。這里也是華盛頓的社交中心,因此主席必須在華盛頓的各個圈子中間搭建橋梁——政界、商圈、法律界、文化圈,把美國和全球的精華帶到首都。
我一直對政治著迷。高中時,我就競選過學生會主席,拜見過埃夫里爾·哈里曼,在準備離開雷曼兄弟時,我也接受過白宮的面試。從黑石的角度看,我們面臨著越來越多與監管和稅收相關的問題。我們目前的投資人包括州級、國家級和國際投資基金,因此各級的政治活動對公司業務越來越重要。如果在華盛頓擁有一個正式職位,我就能結識新朋友,了解更多信息。我打電話給我的老朋友簡·希契科克。她是住在華盛頓的劇作家和小說家,我想聽聽她的建議?!笆返俜?,”她說,“你必須要接受?!?br />肯安排我去見董事會。我從董事會了解到了相關信息:中心的目標、挑戰以及主席的責任??虾髞泶螂娫捊o我,說董事會很驚訝,他們認為應該是他們面試我,結果我面試了他們。我告訴肯,我的目標是學習。我并沒有試圖說服任何人我適合這份工作。這與我對黑石面試的理解相同。如果雙方都可以保持輕松開放的心態,積極互動,那么雙方是否合適便是顯而易見的。從那天的談話來看,我和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似乎很契合。
接下來,肯要我見見參議員特德·肯尼迪,每一屆新任主席都必須由他代表肯尼迪家族批準。特德來到紐約看我,告訴我,在他的哥哥杰克[2]和鮑比[3]20世紀60年代被暗殺后,肯尼迪家族將其公共遺產分開管理。特德負責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杰克的女兒卡羅琳[4]負責波士頓的肯尼迪總統圖書館。
“我對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有一個簡單的規則?!彼嬖V我,“我會支持你,并確保你從國會獲得所需的資金。即使你搞砸了,我也會支持你。在華盛頓特區,你有任何需求,都可以給我打電話,我都能搞定?!痹谖业南胂笾?,這個過程會涉及各種各樣復雜的政治因素,而特德的承諾讓我距離接受這個職務更進一步了。
我告訴特德,還有一件事:我想讓卡羅琳介入。她代表下一代肯尼迪家族,卻從沒有來過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他說他會跟她講。幾天后,卡羅琳打來電話,我們安排了一次會面。我告訴她,我希望她成為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勇于變革、煥然新生的象征。我知道,她本身并不想做類似的事情,但對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來說,這是正確的選擇。如果她不能參與,我就不能同意擔任主席。令我高興的是,她同意參與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的活動。她開始每年主持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榮譽獎電視頒獎典禮,戴著她母親著名的鉆石耳環。
參與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的事務,也讓我與喬治·W.布什重新取得了聯系,他在耶魯大學比我高一屆。我在1967年的雙親節那天認識了喬治的父親,他后來成了第41任美國總統。為了紀念我的任命,第一夫人勞拉·布什在白宮的私人場所舉辦了一場午宴。午宴的蛋糕復刻了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的樣子,蛋糕上的建筑模型上覆蓋了一層巧克力翻糖,舞臺是用雪葩制作的,樂團成員是桃子切片,覆盆子代表了觀眾。
還有一次,我和喬治在白宮等著參加一個活動,兩個人有幾分鐘的時間閑聊。
“你怎么會在這里?”我問道。
“什么?”
“你是怎么過來的?”
“我是總統。所以我在這兒?!?br />“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成為總統的?”他啞然失笑。他也同意,如果你在20世紀60年代后期在耶魯遇到我們,那你一定想象不到,幾十年后,我們兩個人都出現在白宮,成為美國社會的中流砥柱。面對此情此景,我很想捏捏自己的臉,確定不是在做夢。這樣的相遇也再次提醒了我:在生命早期無意中結識的人,會在生命后期不斷出現,并給你帶來驚喜。
因為這個職務,我需要經常去華盛頓,而在首都的日子比我想象的更為充實。我有機會見到美國政府幾乎所有重要人物——從最高法院大法官,到國會領導人,到政府成員。
擔任主席也讓我過了一把制作人的癮。只要我在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我都會上臺介紹演出節目和嘉賓。在頒獎的時候,我會對獲獎者表示歡迎,并設宴接待他們。在我任職期間,曾獲得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榮譽獎的人包括多莉·帕頓[5]、芭芭拉·史翠珊[6]和艾爾頓·約翰[7]等。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2005年,當時我們授予蒂娜·特納[8]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榮譽獎。自從上大學以來,我一直很喜歡蒂娜的音樂?,F在,我有機會招待她和其他4位獲獎者,參加整個周末的慶?;顒?。蒂娜和她的好朋友奧普拉·溫弗瑞一起來到現場。在美國國務院的一個活動上,奧普拉向蒂娜敬酒,并跟我們一起參觀了白宮。在我們參觀的時候,蒂娜一直不停地喃喃自語:“我不敢相信,以我的出身,竟然有一天能來到白宮?!彼穆曇粜〉贸銎?。在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榮譽獎的頒獎典禮上,碧昂絲和一群伴唱歌手演唱了《驕傲的瑪麗》,他們穿著蒂娜和愛科泰思樂隊出名的原創短裙。我和蒂娜在包廂里,與其他獲獎者和總統坐在一起,我看到她的雙眼噙滿淚水。
幾年后的一個晚上,我在紐約第四十二街的奇普里亞尼俱樂部參加一個慈善活動,當時我看到在附近的桌子旁有人向我招手。因為燈光的原因,我看不清是誰,但是我的妻子推了推我,讓我過去打個招呼。那是碧昂絲和她的丈夫杰斯。我們聊了幾分鐘,又回憶起她2005年在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的表演。事實證明,她跟我的感受一樣,都覺得那是一個令人難忘、與眾不同的夜晚。當走回自己的餐桌時,我喜不自禁地搖了搖頭——我何其有幸,過上了這種非同一般的生活。
人生中重要的一點是始終對新體驗持開放態度,即使這些體驗并非完全在自己的規劃內。我在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的職位讓我能夠利用自己在組織管理、資金募集、人才招聘方面的豐富經驗,來回饋美國這個重要的文化機構。作為回報,我加深了對華盛頓特區的了解,也在娛樂業的幾乎每個領域(包括喜劇、戲劇、音樂、電影、電視、歌劇和舞蹈)認識了很多有趣的人,并建立了新的人際關系。我還會見了與每個藝術形式相關的明星、導演、編舞家、音樂家和作家。對來自金融界的人來說,擔任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的主席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雖然我當時并不知情,但我所建立的人際關系最終對我產生了重要影響,甚至為我后來打造類似的機構提供了幾個難得的機會。

文章標簽:,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