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簡史:揭秘有史以來的 “黑暗秘密”和“超級陰謀”,米克·韋斯特,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20-04-18 09:01  閱讀 41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陰謀簡史:揭秘有史以來的 “黑暗秘密”和“超級陰謀”,米克·韋斯特,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陰謀簡史:揭秘有史以來的 “黑暗秘密”和“超級陰謀”,米克·韋斯特,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陰謀簡史:揭秘有史以來的 “黑暗秘密”和“超級陰謀”,米克·韋斯特,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書籍下載方式:

1.鏈接:https://pan.baidu.com/s/1UqNcKWHU1YO1PgzneG5syg
提取碼:jwf5

2.若鏈接丟失,可在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對話框直接回復書名即可獲得。

于這些虛假信息,有很多方面你都可以和你的朋友展開討論。首先,它們聲稱的規模很大。事實上,如果新型噴氣式飛機無法制造凝結尾,那就意味著全世界的每架商用飛機都是在這種秘密的噴射計劃的指引下制造出來的。這就表示,你每次看到的凝結尾其實都是“化學凝結尾”。也就是說,世界上所有的飛行員都參與了這個陰謀,所有的地勤人員、所有的發動機制造商、聯邦航空局、政府機構的每個工作人員、聯邦調查局、中情局、克格勃以及世界上其他所有相應的組織都脫不了干系。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威靈頓和其他所有追隨他的“化學凝結尾”推廣者不僅錯了,而且完全顛倒了事實。高旁通噴氣發動機形成的凝結尾更多,而不是更少。

讓你的朋友接受這些信息可能非常困難。這取決于他們對科學的熟悉程度。多翻閱那些描述凝結尾形成原理的舊書還是大有好處的。試著和他們一起了解噴氣發動機的工作原理,什么樣的空氣進來,什么樣的空氣出去。和朋友一起尋找云層形成的共同點;然后你可以繼續挑戰更高難度,努力說服他們相信凝結尾實際上只是云;等等。要闡明的關鍵點是,實際上,是廢氣和其他空氣的混合形成了凝結尾,所以與旁通空氣的混合仍然會形成凝結尾。稀釋并不會降低任何可能性:稀釋就是混合,而混合會產生凝結尾。

記住,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給你的朋友時間去理解這些概念。切忌催促。這是一件需要多長時間就得花多長時間的事情——你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們不再聽你說話。

當他們最終滿懷希望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即高旁通發動機和低旁通發動機一樣能夠產生凝結尾時,你就有了底氣。Geoengineering Watch(或最初推廣化學凝結尾的任何網站)在幾年前就犯了這樣的錯誤,再加上雖然有大量證據表明他們錯了,但他們并沒有給出回應,這應該會讓你的朋友開始質疑那些網站的其他說法。也許當推廣者說他們有“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化學凝結尾陰謀論時,你的朋友會記得推廣者也說過高旁通噴氣發動機是無可辯駁的證據,而它根本就不是。

“化學凝結尾”視頻

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提出的一個更為常見的說法是,他們有“無可辯駁的證據”表明,飛機正在噴灑化學凝結尾。這個假定的證據以視頻的形式出現,視頻中顯示飛機在噴灑。幾乎無一例外的是,視頻中的飛機留下的正是他們似乎并不知道的凝結尾類型——氣動力凝結尾。這本質上就是一個巨大的誤解。

這種誤解可以追溯到2010年的一場惡作劇。當時,意大利“化學凝結尾”的推廣者羅薩里奧·馬西亞諾(網名Tanker Enemy,即“空中加油機克星”)在YouTube上發布了一段視頻。視頻顯示,一架三引擎飛機(美國軍方KC-10空中加油機)遭到了跟在后上方的另一架飛機的拍攝??梢钥吹侥Y物從機翼上流下,陽光照射在機翼上,在飛機后面形成了彩虹狀的彩色陣列。視頻還配有各種注釋,說明“飛機噴嘴”可能正在噴灑化學凝結尾。最有意思的要數攝像機記錄下的當時的飛行員和飛行工程師的對話:

工程師:你看到那架飛機在噴灑化學凝結尾了嗎?

飛行員:是的,我看到了。幸好我們在它上面。

工程師:是的!

飛行員:不然我們現在就死了。

工程師:我得把這段視頻放到YouTube上。

飛行員:(大笑)你在拍攝嗎?天哪,現在不要拍!

工程師:看上去好像是從機翼頂部噴射出來的。

飛行員:不要拍下證據!

我們現在知道,這不是“化學凝結尾”,原因有以下幾個。第一,經識別,它就是氣動力凝結尾。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不是從“噴嘴”里出來的,而是在機翼表面形成的,看起來是在稀薄的空氣中形成的。向你的朋友解釋時,最好同時向他們展示氣動力凝結尾的相關信息。如圖6所示,用谷歌圖片搜索“氣動力凝結尾”,你會發現許多圖片上的飛機都留下了非常相似的凝結尾,包括彩虹色。在這些圖片上,能夠明顯看到凝結尾出現在整個機翼表面,開始時是看不見的。也就是說,凝結尾只能是在空氣中凝結的水珠。而化學物質會從機翼的特定點噴射出來,一開始就會形成厚厚的可見的痕跡。

我們可以判斷這是一場騙局的第二個原因是飛行員和工程師之間的對話。任何一個說英語的人應該都知道他們只是在開玩笑。這個致命且非法的化學凝結尾噴灑項目的真正成員不僅開玩笑說“現在就死了”,還開玩笑說要把視頻放到YouTube上,然后也真的這么做了——有這種想法實在太愚蠢了。

這兩個原因足以說明這段視頻不能充當證據。2011年,拍攝這段視頻的工程師蒂姆(網名USAFEFKC10)公布了該視頻的原始版本,讓這個案例變得更加嚴密。蒂姆原封不動地上傳了完整的視頻,之后又上傳了幾張他拍攝的靜態照片,這些照片證明當時他就在現場。他寫道:

這段未經剪輯的原始視頻引發了廣泛的爭議。視頻內容是完全真實的,沒有使用任何攝像技巧。我們只是拍了KC-10空中加油機的幾張照片,你聽到的音頻是我們在打趣所有的“化學凝結尾”

陰謀論者。

我拍這段視頻的時候就知道,這對所有陰謀論者來說都是一個誘餌。的確,凝結尾“出現”和“消散”的方式都很奇怪,但這很容易用物理學來解釋。這和在山上形成的透鏡狀云或從打開的冰箱里冒出來的霧氣沒什么不同。所以,孩子們,別那么容易上當受騙了。世界上確實有不好的事情,但這件事不是!

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當然不是?!翱罩屑佑蜋C克星”繼續用這段視頻作為“無可辯駁的證據”,并附上一條注釋:“不要聽騙子們再說這個文件是假的或類似的謊言了”。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的戴恩·威靈頓也很快發現了這段視頻,不知怎的,他忽略了這是個惡作劇的事實,開始發布更多類似氣動力凝結尾的視頻。2014年,他寫道:

我們怎么知道我們的天空正在被噴灑化學凝結尾?因為我們有犯罪視頻,顯示飛機在高空噴射。這是關于這個問題的所有爭論或辯論的合乎邏輯的結果。氣候工程學不是推測,也不是陰謀論,它是被攝像機拍攝并證實的事實。那些否認自己親眼所見的人根本不準備醒過來。犯罪現場的視頻(當時是噴氣式飛機向大氣噴灑氣溶膠)是無可爭辯的。

與此同時,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一架客機留下氣動力凝結尾的視頻也出現在網上。氣動力凝結尾與廢氣凝結尾相比對大氣條件更為敏感,所以,當飛機在濕度不均勻的空域飛行時,往往會留下不完整的凝結尾。這種情況被“化學凝結尾”陰謀論的信徒描述為開/關噴灑。但是飛機本身沒有變化,有變化的是飛機所經之處的空氣。

當濕度高到足以將水蒸氣冷凝成液滴時,不同濕度的區域就會形成云。根據形狀和相對濕度的大小,有時我們會將這些云區視為單獨的云,有時是成排的云,有時是不完整的云,有時是實心云層。因此,當濕度不足以形成自然云時,飛機飛行時只會在靠近云的地方留下凝結尾。你看到的就是類似斑塊狀的圖形,但都在一條直線上。

我們看到的是一種正?,F象(氣動力凝結尾),陰謀論者要么無法理解它,要么干脆否認它的存在,反正就是極盡歪曲之能事。這種現象根本就不是“無法理性辯駁”的,而是完全可以合理解釋的——幾十年來,有關云的書一直在對這種現象進行描述和解釋。至少你的朋友必須承認,這種解釋,這種理性的爭論,實際上是存在的——即使他們一開始并不認同這種解釋是正確的。要讓他們意識到這種解釋是正確的(以及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簡單粗暴的否認是極為無禮的做法),我們能做的就是帶他們多看看氣動力凝結尾。所有的書、網站、視頻、照片、科學論文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

氣動力凝結尾與廢氣凝結尾一樣,都是真實存在的,它們是一種云,不是化學凝結尾。它們不是被人故意從飛機上噴灑下來改變天氣的。

但有時候確實出現了改變天氣的情況。

人工影響天氣

2017年8月24日,一架注冊號為N5526P的小型Piper Comanche飛機從得克薩斯州的圣安吉洛機場起飛,向西飛行約80英里后抵達佩科斯地區,在那里遭遇了一股弱風暴鋒。

飛行員沿著云層飛行,用電子打火器點燃了兩枚小型照明彈。這些照明彈與公路巡邏隊用來臨時交通改道的照明彈并無太大區別。用大約一英寸厚、一英尺長的硬紙筒,幾個照明彈被固定在每個機翼的支架上,用電線連接,這樣就可以單獨點火了。

飛行員又發射了兩枚照明彈,然后飛向另一個小型天氣系統,并再次發射了兩枚照明彈,總共發射了六枚照明彈。第二天晚上,颶風“哈維”在得克薩斯州加爾維斯頓登陸,并緩慢地向內陸移動,給休斯敦地區帶來了歷史性的50英寸降雨,引發了同樣具有歷史意義的洪水。

這兩個事件有什么關聯嗎?有一天,一些組織在得克薩斯州進行了奇怪的人工影響天氣作業。結果第二天,得克薩斯州就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降雨。這兩件事情肯定有關聯嗎?

不,沒有關聯。得州幅員廣闊,佩科斯距離休斯敦有五百多英里。照明彈被點燃時,颶風“哈維”還遠在800英里之外,正從墨西哥灣溫暖的水域積聚能量。在佩科斯點燃的六枚照明彈根本不可能對800英里外的天氣系統產生明顯的影響。目前尚不清楚照明彈是否真的在佩科斯做過什么。這就像在英國倫敦上空點燃六枚小型照明彈,然后讓它們改變意大利羅馬的天氣。

然而,陰謀論者仍然認為這是可能的。他們在跨佩科斯人工影響天氣協會(Trans-Pecos Weather Modification Association)的網站上找到了關于這件事的運營報告,并將其解讀為對某些邪惡事件的揭露。陰謀論者將正在進行的人工影響天氣的行為解釋為他們一直在說的話得到了證實——這是飛機噴射的化學物質,里面的“化學凝結尾”可以改變天氣。

人工降雨的真實過程和毫無根據的“化學凝結尾”陰謀論之間的混淆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不斷有一群相信“化學凝結尾”陰謀論的人興奮地證實,他們發現確實有飛機在噴灑化學物質并改變天氣。陰謀似乎被證實了,揭穿者被拆臺了,欣喜吧!

這里有兩個問題。第一,從來沒有人否認人工降雨的存在。這是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非常公開的做法。主流媒體多次提及人工降雨。事實上,在20世紀60年代,人工降雨甚至作為一個有趣的話題在一段時間內廣為流傳?!斗兜峡藫u滾音樂劇》還在1965年拍的一集《舉手表決》中把它作為一個情節設置,在那一集中,兒子需要在學校的話劇中扮演一朵雨云。

兒子:我是一朵好云。一架飛機從我頭頂飛過,給我播下種子。

女仆:給你播下種子?這到底是為什么?

兒子:讓我給莊稼淋雨。

陰謀論者似乎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人工降雨和噴灑農藥一樣,都不是“化學凝結尾”。的確,人工降雨也是用飛機噴灑化學物質,但“化學凝結尾”陰謀論顯然與一個秘密陰謀有關。這個陰謀說的是大型飛機在高空噴灑化學物質,通常會在湛藍的天空中留下明顯的凝結尾,這些凝結尾會持續存在并擴散開來,從而達到某種難以界定的邪惡目的。人工降雨不是秘密,它是指小型飛機在低空向現有的云層播撒化學催化劑,飛機不會留下明顯的凝結尾。

這一點可能很難傳達,因為人們不愿意放棄眾所周知的說法——飛機確實在噴灑化學物質。這種討論通常會演變成一種語義上的討論,比如人們會揪著“人工影響天氣”這一點,說:“你看,化學凝結尾是真實存在的?!?/p>

盡量避免在語義上牽強附會,把關注點聚焦在知識缺口上。你的朋友可能只是聽說過人工影響天氣,所以你應該給他們介紹相關的背景知識。告訴他們人工降雨的歷史,解釋人工降雨從來就不是什么秘密,它指的是使用小型飛機在低空播撒化學催化劑,不會在空中留下痕跡。

有件事可能會讓你的朋友認為他看到的凝結尾和天氣有聯系,確實如此。凝結尾是一種云,更確切地說,是一種叫作“卷云”的高冰云。天然卷云往往更柔順,經常會形成卷曲和條紋。有時它們形成薄層,有時它們又零零碎碎。凝結尾持續幾分鐘以后,最終會變得像正常的卷云。早在1921年,發表在《美國航空服務通訊》上的一篇報道就提到過這個現象。

當飛機在上午11:50到達26000~27000英尺的高度時,在一個快速移動的黑點后面形成了一條長長的羽毛狀的白色“飄帶”。這種云是卷云的一種,邊緣清晰,寬度顯然是飛機寬度的10到15倍。云前端后面的天空是湛藍色的,附近沒有云……整條“飄帶”可能有3英里長。20分鐘后,“飄帶”飄散開來,直到與其他可見的卷云完全融合在一起。

近一百年來,凝結尾基本上被認定為人造卷云。卷云的形成可以預測天氣,它的存在往往是陰雨天氣來臨的預兆,這一點人們在更早以前就已知曉。卷云可以預測暖鋒的到來,因為濕潤暖鋒的空氣首先到達高空,形成卷云,然后在中空形成高云,最后在低空形成積雨云。凝結尾通常在卷云形成前出現,所以,如果在晴朗的藍天上先看到了凝結尾,緊接著是自然形成的卷云,那么通常預示著很快就要下雨了。

這里的問題是錯誤的相關性。你的朋友看到了凝結尾(他認為這是化學凝結尾,因為它們不會消散),幾個小時后,烏云密布,開始下雨。他甚至可能會自己注意到這種模式,就像人們在幾百年前所做的那樣,那時候還沒有發明飛機??赡芩谒〉牡胤揭呀浐脦讉€星期沒有見過云了,可是,在一天之內,先是出現了這些凝結尾,接著是卷云,最后是雨。你能理解這看起來多可疑吧。

同樣,對付這種情況最好的辦法也是給他們看一些關于云的舊書。特別是給他們看一張暖鋒向內移動的照片。讓他們好好看看這張照片里出現的他們在空中看到過的東西:先是高卷云,接著是雨。就是這樣。既然空氣可以產生卷云,它也可以產生凝結尾。這就是它的全部。

人工降雨不會形成云,它會促使已經形成的云降水。簡單地說,凝結尾就是在空中形成卷云的地方形成的云。

“化學凝結尾”飛機

還有一個逐漸發展成化學凝結尾常見證據的說法與壓艙物桶有關,這個說法曾經讓威利深信不疑:

對我來說,關于化學凝結尾,最確鑿的證據就是壓艙物桶??吹竭@個東西,我的想法是“哦,好吧,它證明了化學凝結尾的存在,哦,天哪”。我有些崩潰,因為這證實了“化學凝結尾陰謀論”是正確的。

由于新型飛機的測試方式,這種沒完沒了、稀奇古怪的謊言應運而生。所有飛機都有所謂的“飛行包線”[1],指的是設置的一組極限條件(包括最小條件和最大條件),比如最小速度、最大速度和傾斜角度。但是,飛行包線還包括乘客和貨物。要保證一架飛機在接近空載的情況下能夠安全飛行,而且在滿載燃料和乘客的情況下仍然能夠安全飛行,這些配置都需要測試——確切地說,美國聯邦航空局需要一整套這樣的測試?,F在,讓400人假裝乘客坐在一架測試飛機上是不現實的(也不安全),所以,航空公司想到了用桶裝水來代替乘客重量的辦法。波音公司解釋說:

在1994年的飛行測試中,波音777原型機的客艙內裝滿了乍看像是鋁制啤酒桶的東西。其實這些55加侖[2]的桶里裝的都是水。前艙內的二十多個桶和后艙內類似數量的桶被來回抽吸,以模擬因為乘客移動而產生的重心偏移。

航空方面的書籍中有許多關于這些測試的類似的描述。事實上,在1969年波音747-100和20世紀50年代波音707首次試飛的視頻中也可以看到這些描述。壓艙物桶在航空工業領域是相當常見的東西——盡管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比較陌生。

當有人修改了攝影師威廉·阿普爾頓拍攝的一張照片時,這種陌生感就被利用了。攝于2005年的原始照片顯示的是一架裝有壓艙物桶的飛機的內部結構。這是一架波音777-240/LR,是最新開發的777機型。你可以看到桶與桶之間有管道。有一件反光背心搭在座位上,墻上貼著一個小字體的標志,用黃黑色條紋膠帶固定著。

修改過的版本基本沒變,只是在那個標志周圍的墻上添加了“噴霧器05”和“內有危險品”等字樣。2007年前后,這個修改過的版本被發布到了各個化學凝結尾組織。當原始照片被發現后,它很快就被揭穿了,同時這些桶的真實情況也被公之于眾。2007年,我在Contrail Science網站上寫過一篇關于它的文章。這張經過修改的照片就是一個異常持久的謊言。雖然有現成的相反的解釋,但這張照片以及越來越多不同飛機上的壓艙物桶的照片,還是繼續作為化學凝結尾的“證據”被共享。

荒謬的是,正是謊言的持久性(在澄清的六年后,這張照片于2013年又出現在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上)使其成為一個偉大的揭穿謊言的工具。在這種情況下,你有確鑿的證據證明,它實際上是測試飛機上的壓艙物桶的照片(一個最近的例子是2017年唐納德·特朗普參觀這類飛機時,壓艙物桶被拍到了)。我們還可以證明這個謊言是如何從這張假照片開始的。也許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向所有人展示,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等仍然在用這種照片作為證據。

幫助人們走出兔子洞的一個重要法寶是向他們表明,他們信任的信息提供者并不像他們認為的那么可靠。你必須小心,不要表現得像是在說他們的壞話。如果我們有這樣一個明確的實例,可以證明他們多年來犯了無可辯駁的錯誤,那么這會讓你的朋友更加清楚地了解他們的信息源,并就其他話題提出更合理的問題。再回看威利的經歷:

有一天,我在Above Top Secret上看到有人揭穿了壓艙物桶的陰謀。就像“啊哈,找到了!”這樣的時刻,也像是“等一分鐘”的時刻。有人一直在關于這些壓艙物桶的問題上撒謊,讓整個化學凝結尾事件看起來像是真的。當那個人告訴我有關壓艙物桶的信息時,我看了看,心想:“天哪,那個想法是錯誤的?!?/p>

“化學凝結尾”實驗

壓艙物桶的謊言其實很容易向人們解釋,因為這個想法相對容易理解,而且未經處理的照片相當清晰。另一個經常被認為“無可辯駁”的化學凝結尾的“證據”就不那么容易對付了,這就是土壤的化學分析。不是因為它是經驗上更有力的證據,而是因為分析涉及化學。這是一門被許多人誤解的學科,這種誤解構成了化學凝結尾謊言中更為持久的部分。

基本的說法是,在空氣、水和土壤的測試中發現某些化學物質(通常是鋁、鋇和鍶)的含量很高。這種說法最早出現在2010年的前化學凝結尾陰謀論紀錄片《他們到底在噴灑什么?》(通常簡稱為WITWATS)里,并逐漸流行起來。紀錄片由邁克爾·墨菲編劇并主演,片中的測試主要是由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執行的。他們專門來到戴恩·威靈頓位于北加州的住所,對住所里的池塘(已鋪過襯墊)進行了測試。測試結果在紀錄片里顯示為:

貝斯克實驗室

圖8:“潔凈”的池塘中污泥樣本的測試結果
貝斯克實驗室是一個真實的實驗室,這些測試結果是準確可信的。列出的測試方法(EPA 6010B)是測定樣品中元素含量的精確方法。威靈頓住所池塘的檢測結果顯示,鋁的含量為375000ppb[3],還有少量鋇和鍶。在化學凝結尾(或“隱蔽地球工程”)論壇,375000這個數字幾乎成了神話。甚至在2016年Geoengineering Watch對美國政府提起的一項訴訟中也提到了它:

在加州雷丁市附近的沙斯塔縣進行的一項測試中,從一個鋪了雙層襯墊的池塘(完全防止與土壤接觸)里采集的水,它的鋁含量為375000ppb。池塘鋪了雙層襯墊,收集的是雨水,水里的鋁不可能來自土壤,而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有些拐彎抹角的描述試圖回避這些測試的一個基本問題:從根本上來說,鋁是自然界非常常見的元素。我們不這樣認為,我們認為鋁是一種金屬,汽水罐、食品容器或鋁箔等都含有鋁。在自然界,鋁是巖石中很常見的成分。因為土壤中含有大量風化的巖石粉塵,所以鋁是土壤中的常見成分。有多常見?在北加州,地表最上面幾英寸的地方通常含有約7%的鋁(從學術上講叫作“硅酸鋁”)。在加州,鋁的含量從5%到15%不等??梢钥隙ǖ氖?,鋁無處不在。

圖9:美國表層土中鋁的分布情況。來自美國地質勘探局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說:

應該注意的是,鋁是一種非常豐富且分布廣泛的元素,在大多數巖石、土壤、水、空氣和食物中都可以找到它。你在吃食物、喝水和呼吸空氣時都會接觸到少量的鋁。

因為鋁是無處不在的,所以它會出現在空氣、水和土壤中。在干凈的水中,鋁幾乎一直存在,根本不可能把它清除出去。在天然的河流中,鋁的濃度通常為100ppb,所以上面的檢測報告中的375000看起來確實高得嚇人。這又是怎么回事呢?

要解釋這個問題,同時也要向你的朋友重點說明的是,那次檢測的對象不是水,而是“軟泥”,也就是池塘底部的沉淀物?;旧鲜且恍┍伙L吹過來的灰塵或土壤。在檢測報告中,“軟泥”這兩個字就寫在“基質”那一欄里。在紀錄片WITWATS中,我們還可以看到池塘泥濘的底部。池塘位于一條土路的U形彎道上,由于加州夏天不下雨,這條土路會揚起很多灰塵。

塵土中約含7%的鋁(保守估計),也就是濃度為70000000ppb?;旌先胨膲m土并不多,濃度是能達到375000ppb的——特別是如果你考慮到當時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上發布的測試程序(現在網上還有,只是沒有直接鏈接):

如果你正在檢測一個池塘,那么唯一不同的是你如何采集樣本。池塘底部是元素堆積的地方。把你的廣口瓶倒過來,把瓶口伸進池塘底部或靜止的水中……池塘的年代越久遠,讀數越高。把廣口瓶翻過來,采集水和少量底部沉淀物。

這種檢測水的方法是最糟糕的。采集的樣品將不可避免地含有來自池塘底部的數量完全隨機的污物,因此會攜帶數量隨機(可能相當大)的鋁。2013年,在辯論時,我試著向戴恩·威靈頓解釋這一點:

米克:(關于)那些檢測,問題基本上是污泥中含有塵土,而塵土中有7%是鋁,所以檢測出鋁的含量很高。而這些檢測結果卻作為噴灑的證據出現在紀錄片中。

戴恩:米克,從表面上看,如果那些檢測,如果那些材料和任何形式的塵土有過接觸,我就完全同意你的觀點。但是,這個樣本來自一個池塘,這個池塘鋪的不是一層襯墊,而是兩層,就是那種凡士通EPDM襯墊膜。從生物學來講,這種襯墊膜對魚是安全的。這個池塘里除了雨水和井水之外并沒有其他水源。它幾乎不接觸灰塵、土壤和其他類型的東西,而且讀數很高,因為它是在池塘底部附近采集的,那里有一些魚的排泄物等。但這是不可靠的,那種魚污泥里可能也含有那么多的鋁。但是,在那次檢測中,水絕對沒有跟土壤有任何接觸。

奇怪的是,威靈頓似乎想說的是,一個在空氣中暴露多年的池塘是潔凈的。他可能意識到這么說不太靠譜,于是又接著說污泥是“魚的排泄物等”。但是任何池塘的底部都會有污泥。這種類型的錯誤和陳述不實的檢測已經重復了許多年,幾年前就被澄清過,但在Geoengineering Watch的訴訟中又出現了它們的身影。其他類型的錯誤如下所示:

沙斯塔山海拔8000英尺處的純白色積雪中,鋁濃度為61100ppb,是雪下泥漿鋁濃度的四倍多,是雪樣中預計最高含量的數萬倍。樣品中還含有83ppb的鋇和383ppb的鍶。這些重金屬進入降水系統的唯一途徑是霧化云。

問題出在檢測結果是基于6月中旬采集的樣本。雖然6月的沙斯塔山頂上仍有雪,但那是覆蓋著泥土的舊雪。在Flickr網站搜索當天在沙斯塔山上拍攝的照片,你會發現照片中正是這樣的場景——大量融化的積雪覆蓋著棕紅色的泥土,自然富含鋁。

把最初的檢測報告給相信化學凝結尾的朋友看看,再給他們出示顯示土壤中鋁含量的圖表。讓他們好好看看檢測報告中的“污泥”二字,以及池塘渾水圖、池塘在土路上的位置圖,還有積雪中的污垢圖。他們應該能看懂,這些只是鋁在泥土中的正常變化。再告訴他們,化學凝結尾的主要推廣者仍在拿這些污泥和臟雪當證據,然后問問他們是否真的應該把這些人奉為這方面的權威。

“化學凝結尾”的專利

關于化學凝結尾(或秘密地球工程)的另一個非常普遍的說法是,化學凝結尾是有專利的。論據很簡單:真實的東西才有專利,而化學凝結尾有專利,所以它就是真實存在的。

這種說法有三個主要問題,你可以向你的朋友解釋。第一個問題很簡單,但大多數人都沒有想到——如果這是一個秘密的政府項目,那為什么要申請專利,為什么要公開它的記錄?為一個你打算幾十年都不承認其存在的項目申請技術專利的實際利益是什么?保守秘密不是更好的策略嗎?

第二個問題是,列出的大部分專利甚至都不是與飛機上秘密噴灑改變氣候的氣溶膠有關的技術。早在2012年,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就列出了一份最全的專利名單,上面寫著:

任何懷疑地球工程或人工影響天氣現象不存在的人,請花一分鐘時間通讀一份美國在這類項目中使用的設備和工藝方面的專利清單。證據顯而易見。

隨后,他們又提交了一份大容量的專利清單。問題是,其中大部分是完全沒有爭議的技術,比如空中文字或人工降雨。這些與“化學凝結尾”略微相干。還有很多看起來是隨機的,可能是因為它們包含了一個關鍵詞,比如“氣溶膠”或“噴霧”。以下是一些被列為“證據”的真實專利:

1631753-電熱水器

2097581-用于實驗室設備消毒的蒸汽發生器

2591988-一種制造白色顏料的方法

3174150-自聚焦天線

3300721-宇宙飛船上的無線電收發設備

3564253-反射太陽光到地球上的巨型太空鏡

3899144-留下粉末痕跡以供觀察的被拖曳的空中目標

3940060-一種用于在云層中打孔的地面煙圈發生器

3992628-臨時激光防護罩

4347284-隱藏坦克的雪地偽裝毯

4415265-用來分析化學物質的分光儀

5056357-一種液體超聲波測量裝置

5327222-流速傳感器

5631414-一種測量海洋輻射的裝置

6110590-一種制作絲綢的方法

5486900-一種復印機剩余碳粉量測量裝置

我們可能會原諒列表的編纂者一開始過于熱心,但在人們指出錯誤至少五年后,這個列表依然存在,這就證明了編纂者根本就不愿意更正錯誤。特別是最后一個——復印機剩余碳粉量測量裝置,我已經試著向“化學凝結尾”陰謀論者提過好多次了。我在Metabunk論壇上寫了一篇詳細的解釋,每當那張列表出現時我都會分享這篇文章。我甚至在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上發過一條評論,但很快就被刪除了。

這種對事實的抗拒有點兒令人沮喪,因為這意味著這個列表會年復一年地出現。但它也可以為我們所用。你和朋友一起瀏覽這個列表時,不妨問問他,為什么Geoengineering Watch網站在這個列表被證明有誤后一直都不做更正。

如果我們拋開所有毫無意義的專利——空中文字的專利,以及普通人工降雨的專利——那么實際上還有少數專利是真正為了地球工程(氣候變化)而存在的。這就引出了“化學凝結尾”推廣者關于專利的最后一個論點:這些專利的存在意味著地球工程是“真實的”。

首先,從“人們研究的主題”這個意義上來說,它們是真實的。這個論點毫無道理,因為沒有人否認人們一直在思考地球工程,甚至在研究可行的方法。被否認的是人們今天確實在這么做的說法。這是專利被認為使化學凝結尾成為“真實”現象的第二種方式,也是他們爭論的核心問題:如果沒有被使用,為什么要申請專利?

這表明人們對專利制度存在根本性的誤解,其中遺漏了三個關鍵事實:

1.專利技術不需要工作即可取得專利權。

2.即使這項技術在理論上可行,它也不一定存在。

3.專利申請通常是投機性的。

在1790年至1880年間的美國,如果你要申請專利,需要提供一個微型模型來解釋你的發明是如何運作的。美國法律從來沒有規定,一項發明必須符合可操作性和功能性的明確標準才能獲得專利?,F行的專利法只要求該發明具有一定的實用性,能提供一個新概念,可以不用很明確,但要描述得足夠清晰,以便有人根據專利實施發明。

許多專利在技術上符合這些描述,但基本上都太不著邊際,要么是歪點子,要么根本就行不通。

其中一個比較有名的專利是US3216423(利用離心力促進分娩的裝置)——說白了,就是一張圓形的桌子,孕婦被綁在上面。桌子不停地旋轉,直到旋轉的力量將嬰兒彈出,隨后嬰兒被掛在孕婦兩腿中間的網兜住。

圖10:分娩裝置專利
這個想法在1963年獲得了專利,但是沒有證據表明它曾經被制造過。雖然在大多數人看來這似乎很荒謬,但申請專利的似乎是那些認為它可能行得通的人。

一個更加不可思議的專利是US6960975(由膨脹真空狀態的壓力推動的太空飛行器),它描述了一種通過彎曲時空結構來獲得推動力的飛碟。這個想法不是基于任何現有的技術,而是來自對各種理論物理論文中的想法的非常不嚴謹的推斷,基本上不比《星際迷航》里對曲速引擎的描述好多少。類似的專利還有很多,比如反重力驅動和“全身傳送系統”——一種脈沖引力波蟲洞發生器系統,它可以通過超空間將人從一個地方傳送到另一個地方。

這些發明被證明有效了嗎?顯然沒有,沒有全身傳送裝置,沒有曲速引擎飛碟,也沒有旋轉的嬰兒提取器。某樣東西獲得專利,并不表示它是一個好主意,或者它有實用性,或者它的基本原理是正確的,只能表示人們在有了構想后以專利局接受的方式把它寫了下來。

雖然上述專利明顯是荒謬的,或者至少是非常不切實際的,有些專利卻看上去合情合理。然而,我們仍然知道它們并不具有實用性,因為它們指的是還不存在的情況。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載人太空旅行。星際飛船和人類在其他星球上的棲息地都有許多專利,但沒有人把這些專利當作人類居住在月球或飛往火星的證據。以下是月球房屋的示意圖(于1992年獲得專利),看起來相當實用(見圖11)。

太空電梯也有幾項專利——一種雄心勃勃的令人驚嘆的方法,通過建造一部直達衛星的升降機,將物體送入軌道。像地球工程一樣,這并不是一個新的構想——太空電梯這個概念是康斯坦丁·齊奧爾科夫斯基在1895年首創的。關于全球太陽能地球工程的想法可以追溯到大約同一時期,司萬特·阿倫尼烏斯(在1905年)提出了控制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水平,以創造最佳氣候的想法。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